今年正月初六,在汾阳市邓家坪村一孔土窑洞里,残疾老人邓步正过七十寿辰,街坊邻居前来喝酒祝寿。隆冬刚过,春寒料峭。邓步正老人激动得热泪盈眶,逢人便说,这都是我那在省城的儿子操办的。 

邓步正先天性腰椎管狭窄,小时候刚会走路就常摔跤,年龄越大行走越不方便。大人们曾给他抱过一个童养媳,但人家懂事后就走了。邓家眼看他没有指望了,就又抱养了一个本村王氏家族的男孩,作为邓步正的儿子,并起了“连根”这个名字,指望能把邓家这个根连起来。但这一家人又没有抚养这个孩子的能力,就让本家侄女奶养。时光荏苒,抚养过连根的祖父母先后去世了,撂下邓步正这样一个残疾人,邓连根自然承担起了赡养义务。 

从1978年邓连根到省城上学和工作以来,太原———邓家坪之间就经常出现他那敦厚的身影。20年来几乎所有节假日,连根都是在邓家坪度过的。还有几个年是全家人一块回来过的,妻子师慧英是一个善良贤慧的媳妇,一进门就给老人收拾屋里,拆洗被褥。有一年他们还把慧英的父母也接过来,两家人热热闹闹地一块过年,可让邓步正高兴极了。 

邓连根每次回来总是给老人备足食品,还准备电热器等一些方便用具。1985年,他怕老人寂寞,买了一台春笋牌电视机。1987年,单位给邓连根分了一套30平矫椎姆孔樱蚋玖┌牙先私拥教烁鐾旁材辍?992年单位给他们调整了一套稍大点的房子,夫妇俩首先想到的还是把老人接到太原来。当时他们已是四口之家,起居很不方便,连根每天要给老人洗净尿湿的裤子,而且把老人从五层楼背上背下,几个月后执拗的老人坚持要回乡下。临行前,连根又用自行车推着老人转了繁华街道和公园,并拍了许多照片留作纪念。乡亲们说:“如果不是连根精心照料,哪有他的今天。” 

两个患难与共的邓氏兄弟 

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在过去的20多年里,连根的生母患老年性痴呆症是傻子,奶妈患脑溢血是瘫子,奶祖母没有听力是聋子,养祖母患肺结核是痨子,养父先天性肢瘫是拐子,奶爸双目失明是瞎子,奶嫂精神失常是疯子。这么多病残人,都牵挂着连根的心。平时请医捎药不用说,在太原住院治病就四五次。人们说他是这个特别群体里当之无愧的“残联主席”。 

连营是连根的奶妈从三泉镇一个姓任的家庭抱养来的,比连根大3岁。连根的奶妈年轻时落下个漏尿的毛病,1978年连根曾陪同奶妈到太原住院治疗,但因高血压无法做手术。后来高血压又转为脑溢血,一躺就是5年,去世时才54岁。连根的奶爸不幸于1989年煤气中毒,连根把他接到太原职业医院抢救治疗,保住了性命,但后来由于白内障双目失明。连营20岁那年,父母给娶了媳妇,不久妻子患精神分裂症。前年秋天,连营被她一刀砍断左手拇指肌腱,连最起码的家务也不能做了。连营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,连根硬是带上他找专家做了手指功能恢复手术,现在能干些轻微活儿了。1995年,连营的大女儿上了山西司法学校后,连根承担了全部生活费用。


三位勤劳而善良的平凡女性


连根虽然是个养子,但是从小就生活在养祖母、生母、奶妈这3位勤劳而善良的农村女性的襁褓中,享受到人生最珍贵的母爱,从而对他的人生观、价值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。 

生母是一位有9个孩子的母亲。1956年连根出生10天后因没有奶水吃,送给现在的邓家。奶妈先后生过3次孩子,但因难产都夭折了。在连根幼小记忆里,奶妈最疼爱他。那时候,她白天操累孩子,晚上还要熬夜做裁缝,每年腊月里是最繁忙的时候。奶妈瘫痪卧床的5年中,他经常捎回各种药品和补品,并反复叮咛奶妹连梅一定要侍候好。 

养祖母早年患有肺结核病,由于医疗条件差,加之生活困难,一直得不到根治。她多年来带病支撑着这个家庭,除护理好年迈的丈夫和残疾的养子外,把全部的心血都倾注在了养孙身上。她把连根作为自己的亲孙儿,有点什么好吃的总是要留下给连根吃。 

不幸的是,当连根高中毕业回到家中的第二天,祖母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,这一倒下就再也未能起来。连根在床前侍候了3个多月,祖母握着连根的手离开了人世,走时才64岁。的确,他没有辜负长辈和亲友们给予的关爱,他不仅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中专、大专、大学的学历,而且还成为一名省政府办公厅的处级干部。勤奋、敬业、诚实、守信是他从先辈那里悟出的做人的道理,也是他永远追求的本质特色。


2016年08月29日

为爱,她守护瘫痪丈夫40年
单身盲母十载呵护脑瘫女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一个公务员与多个病残人的情缘

全部评论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