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2月17日 09:42 《生命时报》


受访专家:北京电力医院老年病科副主任 朱振霞 本报记者 张杰


近日,美国发布的“彭博夕阳指数”显示,中国在全球人口老龄化风险最严重的国家中名列第五。全球老龄化已不是新话题,尤其中国面临家庭结构的巨大变化,未富先老成为社会隐忧。老龄人口不断增加,老人自身的养老压力以及带给年轻人的赡养压力等,也在不断攀升。


中国养老压力全球第五中国养老压力全球第五

3.5个劳动力养活1名老人


“彭博夕阳指数”涵盖全球178个国家的数据。报告显示,世界劳动人口比例的收缩速度快于预期,越来越少的中青年人去照顾越来越多的老年人。法国和新加 坡是老龄化风险最严重的两个国家,平均每2.2名在职人员养1位退休者,俄罗斯(2.4:1)和泰国(2.6:1)紧随其后。中国平均每3.5名劳动力承 担1位退休者的养老金,合理的数据是7.3人承担1个老人的开支。 


报告还指出,中国65岁以上人口几乎占到全球的22%。传统的老年 人年龄界限为65岁,劳动人口界定在15岁~64岁之间。但实际上,大多数国家的人口在65岁以前就停止工作了,全球66%的男性和78%的女性在提早领 取退休福利。与其他地域相比,亚洲可能面临更加严峻的资源分配问题。未来该地区的老年人口将增长71%,而北美的这一数字为55%,欧洲为31%。


老龄化提早,出生率下降


北京电力医院老年病科副主任朱振霞说,我国养老压力大有很多原因。第一,人口老龄化提前达到高峰。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影响,使得人口出生率下降,加快了人 口老龄化的进程,致使人口老龄化高峰提早到来。预计2050年,中国将步入超老龄化社会,60岁以上人口比重将超过30%,成为全球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 国家。 


第二,寿命延长是人类发展的最大成就之一,但由此引发的人口结构变化加快了老龄化进程。中国人口预期寿命从1975年的 63.6岁,增加到2015年的76岁,增加了12.4岁。但著名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杂志指出,中国的健康预期寿命增幅明显小于预期寿命增幅:男性仅增加 6.7岁,女性增加了8.4岁。这意味着,长寿老人越来越多,但很多老人要忍受慢病的折磨,给年轻人的赡养带来额外的医疗照护负担。 


第三,传统家庭结构发生改变。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“421”家庭(即4个老人、1对夫妻、1个孩子)越来越普遍。作为家庭经济支柱的年轻人忙于事业,对老 人的照料能力有限。不少老人还要承担起照顾孙辈甚至“第二个宝宝”的重任。老人身体健康的话还能支撑,一旦有点病痛,往往就成为子女精神和经济上的巨大负 担。 


第四,年轻人结婚越来越晚,生孩子越来越不“积极”,很多育龄女性想怀孕却有心无力,这些都使得我国的人口出生率不容乐观。美国 华盛顿大学弗里德曼老龄化研究中心主任南希·莫罗奥威尔教授于2017年年初表示,老龄化有三大驱动力,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出生率降低。过去50年,世 界的出生率急剧下降。65%国家的人口出生率低于替代率,导致人口不断缩减,老龄化不断增加。在美国,60多岁的子女照顾80多岁父母的情况并不少见。


多管齐下,减轻养老负担


老龄化对社会提出全方位的挑战,比如老人的生活经济保障、罹患多种慢病的康复治疗、长期看护和照料服务的提供、社会适应性和心理健康的维护等。朱振霞建议,要从多方面入手减轻当前和未来的养老压力。


第一,重塑现有的医疗、养老和社会保障体系,适应不同层次的养老需求。比如,随着家庭养老压力不断增大,不少人逐渐转变观念,寻求养老机构进行社会养 老,这就需要从政府层面上推动建立规模化集中养老护理体系,包括政策支持、人才培养、资金投入、场地建设等,帮助养老机构做优做强。再比如,加快建立基本 医疗护理服务体系,让日常和慢病照护服务深入社区和农村,更好地满足老人就医的基本需求,免除居家和社区养老的后顾之忧。 


第二,培养中青年人群的保健防病意识,提高人口健康预期寿命值。年轻一代在老龄化进程中肩负着改革和变革的使命,正确认识和了解老年人及晚年生活,在进入老年阶段前 就展开健康教育,培养积极的心态和良好的生活方式,进而让健康预期寿命增长。日本在早期干预和积极预防心脑血管疾病方面的策略,有效地降低了老年人慢性疾 病的发生,日本的健康预期寿命高达73.4岁,此经验值得我国借鉴。 


第三,鼓励老年人发挥余热,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。人口素质不断提升,使得国民的工作能力不断增强。有能力和意愿的老年人可以重回适当的工作岗位,与年轻人优势互补,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。这既能有效减少代际之间的养老负担,也可以让老人的身心更加健康积极。


2017年02月17日

陪父母看病要注意三件事
日本防止老人走失有绝招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中国养老压力全球第五

全部评论()